红木工匠何时能“出人头地”?
专栏:古典文化
发布日期:2015-06-16
阅读量:475
收藏:
  2008年,由侯孝贤拍摄的纪录片——《盛世里的工匠技艺》,在浩如烟海的台北故宫藏品中,选取三件乾隆时期无名工匠的作品,并围绕它们展开了细致的刻画和丰富的联想,镜头前的文物安静、浑厚,隐隐散发出浓重的感染力,让人直接感受盛世工匠的用心与千年文化的厚度。  2012年,GucciJapan开始以日本传统手作为题材,包括金工、铁艺、刺绣、陶瓷等在内拍摄了34部短片,每部2分钟左右,没有音乐、旁白与剧...

  2008年,由侯孝贤拍摄的纪录片——《盛世里的工匠技艺》,在浩如烟海的台北故宫藏品中,选取三件乾隆时期无名工匠的作品,并围绕它们展开了细致的刻画和丰富的联想,镜头前的文物安静、浑厚,隐隐散发出浓重的感染力,让人直接感受盛世工匠的用心与千年文化的厚度。

  2012年,GucciJapan开始以日本传统手作为题材,包括金工、铁艺、刺绣、陶瓷等在内拍摄了34部短片,每部2分钟左右,没有音乐、旁白与剧情的高低起伏,只有老师傅有节奏感的动作,却扣人心弦。短片中那些谦卑的老工匠不假助手,亲自完成作品,他们的作品展现了一种奢侈品牌所推崇的工匠态度。

  手作人,通过媒介重新走入人们视野,似乎越来越受到重视。但现实却是许多传统手艺逐渐被人忘记,濒临失传,手作人的出路堪忧。

  比如红木家具中的生漆工艺,随着化学漆的普及,漆农与漆髹工匠越来越少。陈复林,曾经的漆农,现在的生漆供应商向笔者讲述了漆农目前的一些状况:“采漆是件非常辛苦且收益不大的工作。我们常常一个早上走几十里山路,找寻可割漆的漆树,到了下午收漆,一般也就1.2公斤左右,产量非常低。而且采集好的漆还要分等级,并不是每种漆都能卖出好价钱。现在很多漆农都宁愿出去打工,也不愿采漆、制漆了。”而漆髹,也因为工艺复杂到需要经过四十多道工序才大致成型,过于耗时,许多企业都已经不再采用,会漆髹的工匠也随之减少。

  红木中的藤编工艺,也因为材料成本高,手工耗时大,像用在罗汉床上那么大一块藤面,需要编藤艺人半个月左右才能完成,工匠越来越不愿意做,工艺传承堪忧。其他一些如开料、雕花、打磨等工艺,愿意从事的手作人也越来越少,木工转行的现象屡见不鲜。手作人的出路在何方?

  按照传统道路发展,一部分手作人,经过多年打拼,成立了自己的企业,聘请其他工匠生产家具;一部分手作人,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代加工一些如雕花、藤编等工序,更高级的是自己设计并制作产品,但产量稀少,基本为精品;还有一部分手作人转行从事其他工种。但是,大多数的手作人,隐于工厂车间,日复一日从事相关生产工艺,直至退休的那一天……

  似乎很少有其他出路了。但是照目前的形式发展,这几种形式,只会让手作人越走越困难,随着老一批手作人退出舞台,又没有新鲜血液及时补充进来,手作该如何传承?

  突破,想突破,却突而不破,那真就没有任何出路了吗?倒也不是。目前,许多奢侈品牌进军到新兴市场时,愿意与当地传统的手作坊结合,发展具有当地特色的产品,这一直是奢侈品牌的一大重要策略。沃波尔英国奢侈品协会就是其中与手作人合作的典范,这个协会由超过170家英国最负盛名的奢侈品品牌和文化机构所组成,从2007年开始,透过江诗丹顿赞助“手作之美”这个项目,使那些在深巷中默默钻研手艺的工匠,得到了更多的商业机会,至今这个奖项已经颁给了五十位手艺精湛的工匠。

  中国红木家具手作人,是否也有考虑过与奢侈品牌合作这条出路呢?目前已经有企业先行。2010年11月,永琦紫檀家具与爱马仕合作,共同在上海打造了“上下”这个高端品牌,其家具产品均由中国工匠手工打造,是中国手作人的精彩呈现。

  奢侈品牌可以把谦卑工匠的心力,透过市场机制,把工匠的创作以高级订制的方式推广给富人,这也是为何手作人需要与奢侈品牌合作。奢侈品牌的品牌灵魂来自这些专注于创作的手作人们,而奢侈品牌回报他们的方式就是昂贵的委托与订制服务。

  手作人不是机械装配厂那些像螺丝钉般,在生产线上犹如机械人般操作着机具的工人们,他们是幸存于这机械文明所主导的社会,生活与工作方式应该被保护。或许保护手作人的有效方法就是对这种生活及工作方式给予经济价值上的认同。但愿能通过更多的方法,让手作人有路可走,并走出一条康庄大道。  

上一页:佛山紫光阁红木跟你说说红木家具的历史